疫后策丨孙伟代表:推动中西医融合发展与中医药教育综合改革

【编者按】

面对新冠疫情这场新中国成立以来,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把异常艰巨的战“疫”使命扛在了肩上。

当前,中国政府和人民正处于疫后复工复产复学、振兴经济生活恢复常态的关键阶段。如何改革我国疾控体系、如何鼓励人才进入公共卫生领域、如何加强公共卫生应急法治建设、如何服务好“六稳”“六保”工作大局,成为社会关心的热门议题。澎湃新闻开辟“疫后策”专栏,对疫后中国的各项工作的开展提出建设性的建议。

下面的文章谈及中医药教育综合改革与人才培养问题。

“此次疫情防控中医药作用突出,但也反映出中医药在学科布局、人才储备方面的一些短板和不足。”全国人大代表、山东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生殖医学科主任医师孙伟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须进一步研究把握中医药人才队伍现状和问题,从根本上找原因,切实采取有效的改进措施,加强中医药人才队伍建设。

正因如此,今年两会期间,孙伟提交了一份关于加强中医药人才队伍建设的建议,希望推动中医药教育综合改革,建立中国中医科学院大学。

疫后策丨孙伟代表:推动中西医融合发展与中医药教育综合改革

孙伟 受访者供图

建议设立中西医融合的课程体系,建立中国中医科学院大学

在中医药人才队伍建设上,孙伟建议推动中医药教育综合改革,健全符合中医药特点的中医药人才培养体系。

“可以由教育部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牵头,以问题导向、目标导向、结果导向为牵引,进行一次较大幅度的中医药院校教育改革,设立中医基础与临床相融合、中医与中药相贯通、中医与现代医学技术相结合的课程体系,改变现有中医基础理论与临床实践相脱节、中医药人员‘医不知药、药不知医’、‘中西医都学、都不精’的状况,真正体现中医药整体观念、辨证论治的思维理念。”孙伟提出了她的构想。

与之同时,她建议组织全行业专家,特别是临床、教学一线专家,统一组织编写、推广同课程改革相配套的中医药教材。

“还要完善早跟师、早临床教学模式,将师承教育深度融入院校教育之中。”孙伟认为,可以允许通过特殊招生方式招收有中医家传背景、中医药知识素养和传统文化功底较为深厚的生源报考中医药学类专业,允许用医古文代替英语考试。

她建议扩大中医药学类“5+3”一体化、九年制招生规模,探索9年制中西医结合教育和高级西医学习中医班,以吸引优质生源。

此外,孙伟建议大幅度提高中医药类专业生均拨款,设立临床教学基地建设专项资金,实施教师培训专项行动。

同时,改革中西医结合的学科、专业、岗位设置、执业范围、人才评价、科学研究等,探索建立符合中国国情的新医科。按照“能中会西”“中西融通”的要求,设立全科医学学科,培养中国的“中西融通”全科医生。

孙伟还建议强化拓展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教育职能,建立中国中医科学院大学。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可以会同教育部共同负责中医药院校设置与管理、中医药学科建设、专业设置、质量评价等工作。”孙伟表示。

建议加快中医药应急人才队伍建设,完善基层中医药人才队伍

孙伟希望能够营造有利于中医药人才成长的政策环境和发展平台,同时提高中医药参与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和重大传染病的防控能力。

她建议,尽快改变目前对中医药人才按照医药卫生大类的一个标准进行评选评价的现状,在国家重大人才工程、院士评选、重大科研平台建设等人才评选和平台建设中,将中医药与临床医学、药学等并列作为一级学科或单独领域。

“比如,在工程院医药卫生学部单设中医药组。设立国家中医药人才工程,培养高水平中医药人才。”孙伟说。

针对此次中医药参与疫情防控中暴露出的问题,孙伟建议,以急需紧缺专业为重点,推动中医药相关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加快中医药应急人才队伍建设,提高中医药参与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和重大传染病的防控能力。

此外,孙伟认为,应该加强基层人才队伍建设,逐步完善基层中医药人才队伍。

“可以通过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全面开展全科医生和乡村医生中医药知识与技能培训,大力推广中医药适宜技术,将现有基层卫生人员全部培养成为‘能中会西’的人才。”孙伟说,还可以建设一批基层名老中医药专家传承工作室,培养一批基层中医药骨干人才。

在改革创新人才评价激励机制方面,孙伟建议修改现行医师分类,独立设置中医药职称系列,推进中医医疗服务价格改革和公立中医医疗机构薪酬制度改革,推动建立中医药行业表彰长效机制。同时,取消基层医疗机构高级职称比例限制,实施基层中医药人员特设岗位计划提高补助标准,落实长期在艰苦边远地区和基层一线工作的中医药人员职称晋升、表彰奖励倾斜政策。